写给莫须有姑娘的诗

上篇

(一)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亮。

听见ABC流利的吐出,一本书,一个人,晚9:00的三教。

看见玻璃幕墙外Sammary Girl的长发,打着卷,昏黄的路灯下,闪着早起的熙光模样。

(二)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亮。

发狂,于是发狂。

夜,静悄悄的,我打油菜田走过,昏黑掩盖了行踪,吱吱呀呀的车轮声,吊在树杈上的白色丝带

虫儿们开始细语,鬼魂们正哀号,凄惨,和我一样迷茫

月朗,渐渐消失在乌云下边,于是黑暗就将我完全笼罩,豆灯的远处,闪着光亮,仿佛鬼火,燃烧又荡漾,荡漾在这似人非人的世界

原野,荒凉,凄清又惆怅。

我不忍心,于是离开了那地方,那光和热,黑暗和光明,死亡和新生交汇的天堂。

(三)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亮。

发狂,于是发狂。

我到了南湖边上,孤魂召唤的地方。

野草散发着微香,倒映在湖心的波面上,风,打狮山吹过,弄皱了这月亮,凄清又惆怅。

我听见江流的暗涌,阵阵随着波浪,拍打在人工雕漆的湖岸线上,那鱼儿,泛着鳞光,于是加速,啪地一声,就只身来到了湖边的草地上,抽搐,或者扭曲,跳舞,我不晓得它快乐还是忧伤。

忽然,溅起另一道水浪,那可怜的鱼儿又被带回沼泽,发臭了的,寄托着梦的湖渊。

一个披着长发的,着白裙的女孩甩着刚刚沾上鱼腥气息的手,怜惜而或抱怨,我看不清楚。

(四)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亮。

只看见湖边涌起一阵浪,吃吃的旋着水流,好像酒窝,它笑了,眨着鬼眼的,不怀好意的笑了。

此刻岸边已经没有声语,只留下残羹碎屑和瓜子皮发臭的味道,还有各种香水混杂的气味,人的气息。那些心满意足的躲过了晚自习,打发了一个晚上的情侣们,归去了。

天这时候也蓝的出奇,但我并不知道,因为这姣好的月光将注意力投在那江上去了。

狂风肆虐,夜未央,自然界的狂欢,不安和躁动,在虚假的人之后,终于爆发。

第二天,熙光还未从山头打亮,它们就匆匆收场。

送给你们的,磷光闪闪的鲜鱼,成百上千条,挣扎在河岸边的柳树旁,那正阴凉的柳树旁,那片坐过情侣们的,或许有过愉悦的草地上,那些鱼儿却被人类这愉悦感动了,于是一起发臭,把自己暴晒在太阳下,六月武汉的,太阳下。

(五)

月亮还会出来,人们还会发狂。

躁动,不安又凄清的柳树旁,吊着白色丝巾的,披着白色长发的,着白色长裙的,哀怨的,扎着白花的一直都在那里的漂亮的姑娘。

你看到了么?救救自己!

下篇

(一)

说不出话,只有一曲哀歌,

说不出话,唯有一首哀歌,

不能唱,不能说,我不能表现出这样那样的怯懦,因为我本不怯懦。

野草,化做一抹灰尘,随风而去,因为它不愿意呵,不愿意徘徊于无地,

不若早些枯萎,免得看见我的怯懦。

不若早些枯萎吧,免得被黑暗吞没。

(二)

我的影子许久前,告诉我即将离去,唯有一首哀歌。

他并不乐意于我,在未来的天堂里,在期许的黄金世界里,于是就被黑暗吞并,因为他不愿徘徊于无地。

那黑暗就构成了他的全部,他也必将消失,那么我再也寻不到他了。

我悲戚,惶惶不安。

很多人悲戚,惶惶不安。

(三)

我也就不乐意了,不乐意自己。

不断的循着,循着那低低的哀号,我并不奢望寻到那影子。

不断地循着,循着那痴痴地欢笑,我并不期许找到那影子。

我不乐意了,不乐意自己

我不乐意自己,不乐意失去影子

你在哪里?

安静时,感到满足,但一开口,就感到慌乱,我离开了影子,不乐意自己。

(四)

偶尔看见一抹鲜艳,在初春的氤氲里,卷缩着瓣,弯着腰,那是我不曾留意的小花。

然而伸手,又是不忍心的,毕竟她还做着那样甜美的,或许并不甜美的梦,在并不知晓的秘密心底。

蝴蝶们终于会在将要到来的路上,

我不知晓。

顽皮的孩童是否会打断她甜美的梦,

我不知晓。

然而,我并不乐意,耿耿于怀自己的影子。

村上说,没有影子的人是被分配了工作的,被囚禁在一个森林里的,或许那就是挪威的森林。

时间无几,然而我也并不乐意去做那些分配了的事情。

图书馆里被封印着的,沉睡的梦,就像海洛因,只需一剂,幻想,安静,然后沉睡。

(五)

我不乐意,不乐意自己。

我不愿采,即使那冒险的,开在晚冬的花。

我敬佩或许并不值得敬佩的她的精神,就如同自己的孤芳自赏。

然而我又是失掉影子的人了,我不能,也必将不能,庸俗而碌碌无为。

我必将庸俗而不走别人走过的路,另外一种庸俗。

我即将一文不值,其实一直一文不值。

文人们谈论的,只是在被羞辱之后对社会的咒骂,即使没有屈辱,也会编造;即使一件小事,也会长篇大论。

诺,就像我这样。

(六)

我不乐意,不能庸碌,也必定不会庸碌。

因为我失去了的,是自己的影子。

看见别人的梦,总是感慨,挥斥方遒。

然而我却连一株花都不能触碰。

但,还是留念着的。

就那样,在心里生根发芽

我不乐意,不乐意自己

我不愿往,去那死亡之地,那你们眼中的黄金世界,庸俗,破败而富丽堂皇的天堂。

感觉活了很久,很久,心都累了。

那种子,却在我心里发芽!

我并不乐意它发芽,如同我不乐意自己。

……

搜索

    Post Direc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