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天的马文日志

2014/09/08 过去的事

想必月亮是寂寞的。玲珑纤细的女神赋予死亡重生,健硕美体的汉子属于女子之灵魂;阴阳相生,寂寞而或团圆,往往一刹之间。

而今天的武汉,也不见得是赏月的最佳时节;奇怪的是,雾蒙蒙的月亮仿佛就在你心底,悲伤或者痛苦的时候它分外妖娆明亮;而不想它呢,它就悄悄的躲起来,不见了踪影。我是少见月亮的,倒不是月圆之夜会像狼人一样变身,也不会像孙悟饭一样长出一条尾巴,却是太过于感伤,不忍直视了的。

索性,今年的中秋还好,树影婆娑的昏黄路灯下,成群的,成对的,还有我,倒不是显得特别凄凉;但是那路灯,却总是带着我的一条影子,光晕打在总是孤独的他周围,百年的梧桐也跟着响,拖着步子,泊油路延伸不到的尽头,就那样走啊走,欢笑模糊了我的视线,想要高歌却无力继续,没有眼泪,却数滴而下,原来是醉了。

我总是倾向于两个极端,讨厌中庸的无趣和乏味。不悲凉的月亮不是好月亮,虽然不知是什么挡住了我的视线,大雾?尺杖高的梧桐?还是在心里的你?当然,我并不悲凉。所以我也没有喝醉,就趴在电脑前写文章。

路上的漂亮姑娘很多,光着腿的,长发飘飘的,银铃般笑声的。但是呢,我所喜欢的又是什么呢?

我最恨别人在我后边捅刀子,尤其是意想不到的伤害。2014年1月1日一次,2014年9月7日再一次,很多时候,我都想放弃,放弃坚持了很久的也不知道怎样描述的坚持。伤害带来成长,伤口还会复合,果真这个上天总是一再提醒我要坚持,坚持看到更远的自己。

如果爱上一个姑娘,我所不知道的和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是自己变了,更加妥协这个社会,更加吻合这些价值。或许有些时候过于极端就是伤害,醉梦象牙塔也不是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很弱小的自我啊,就藏在高大的象牙塔后,总有人在背后捅我刀子,一巴掌一巴掌的打醒我;当然,也总是有人告诉我明天充满希望的。

即便是一瞥的眼神,也不容易忘掉啊。月亮不见了,但更要好好隐藏才是,慢慢来,总会太阳初升的。

搜索

    Post Direc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