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自己——为什么我建议大家读一读《精神分析引论》而不是通俗心理学读物?

如果一个人将要独身在荒岛上待一辈子,这一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我认为,抗拒不了的命运并不痛苦,真正折磨人的是“选择”这件事本身。也许上帝笑眯眯的问你,如果这个人仅仅能带十本书,那他的选择是什么?做出选择的前提是对自身有一个比较透彻的了解,所以说认识自己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这谈何容易!我们说,一个人的人格是他所经历的事件在主观意识中固化了的的图式。那么认识自己就可以简单的分为两部分,作为人的认识和作为独特个体的认识。人格心理学把人格分为三个层次,在金字塔底层的是人的共性,之上的是部分人的共性,最上的是个人独一无二的特征。众所周知,人的共性是哲学家探讨的课题。心理学作为一门科学,其研究者比较关注的问题不是人从哪里来,人要走向何方这种超过了科学范畴的思辨,而是部分人的共性之起源,走向,特征和预测。

精神分析是人格心理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弗罗伊德在《精神分析引论新编》中曾经对个体心理学大肆攻击。他是这样说的,一个法国小村子,一个医生,对所用前来看病的人说,你的病症是为鬼所迷,然后病患心满意得的走了,这种诊断和阿德勒的心理学正好相似。至于荣格呢,弗洛伊德认为,宣扬某种人生的目的应该归为哲学而非心理学的范畴。精神分析从精神病的角度建构一个人的特征。这个理论认为幼年的经验对人格塑造有重要的影响。

精神分析不可以被当作普世价值观对待。弗洛伊德十分强调一个问题,精神分析不可以拿来做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之用,它只是解决精神病的一种工具。至于超我、本我和力比多则是对一件事情的归因,是不能够证伪的自证术语。因此,衡量此学说的依据应当是它对患者的效用而非被科学或者大众认可的程度。

当我们在谈论社会认知理论的时候,我们在谈论哲学、价值观以及永远也不会错的自证循环。我应当承认,自己对教科书上的理论并无任何兴趣。其实来说,我看到的普通心理学似乎有江湖术士之嫌疑,二十四星座之卖弄,因为任何理论,看上去似乎都是正确的,若是拿到生活中体验一下,势必当真。如此,我认为这和上述巫师一样,是一种归因而不是解释,它不利于了解自我。反倒是社会心理学因为先天有着建构世界观的缺陷,所以显得谦虚。社会学家在开头的第一章就把所有人的脸痛打一遍。于是我们知道,自我的内省是不可靠的,人们会犯基本归因错误;基于观察也是徒劳的,你不知道一件事情有多少是人格影响,有多少是情境因素。实验室的实验能否被应用还要看外部效度是否合格。我翻看了一些实证的文献,才料想到心理学的发展走入科学实验的道路似乎是一种必然,这原本和生物学实验,化学,物理实验没什么差别。

佛洛依德不是人格心理学的始祖,但是有人总喜欢把精神分析和人格扯上关系。我听说,精神分析的理论被提出后更正了很多,也被批评了很多。如果我在知乎上搜索,那些有着心理学phd标签的回答问题者清一色的说这玩意已经out。甚至有一个英国的临床心理学博士愤愤地说,这东西在英国的教科书里面只有只言片语的介绍。众所周知,精神分析不曾从心理学和科学手里吸取什么有价值的营养,反而是心理学被精神分析所影响和壮大。自卑、内倾、外倾、情感这些术语都是精神分析对心理学极其有利的输出,而这些输出是谁的贡献呢?无疑是荣格、阿德勒的,而这些人则是被弗洛伊德所严厉训斥的。

批评精神分析不应当作为标新立异的手段。我们似乎可以看到一些事实。这些事实就像藏在冬日早晨下的白雾,你可以清楚地听见河流撞击鹅卵石发出的声音。如果你有了好奇去河边戏水,不小心湿了裤角,你能够说这是哗啦啦流淌的溪水的错吗?我们对广告有一个定义,说是必须有暗下的比较对象,所以才会有产品的优势。心理学似乎就是在做这样的广告,把一个潜在的有利竞争对手从他的领域生拉硬拽到自己门下,用后天的优势去抨击那个风牛马不相及的对手。莎士比亚是不能够用来做比较的,因为它和当今的文学体系的关系早已背离,但是你也不能够说《十四行诗》仅仅有一种历史价值,就好像展览馆里用福尔马林封存的远古独角兽,因为倘若一个人去读莎翁,他还是会感受到情感的共鸣。我们说,一些东西变了,或许只是在说,我们看待它的方式发生了变化,而其本身,则并没有什么改变。我认为精神分析正面临这个问题。

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我为什么要这样拥护精神分析呢?我想说明的,是古典精神分析对于自我的功用,远比我学到的一些基本心理学知识更为有效。心理学从科学中来,实证似乎成为它的一个代名词。一地鸡毛的客观主观因素对于你认清自己有什么用处呢?心理学老师告诉学生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名词解释只能够用在试卷上,不能够用在生活中,你会面临自证循环的尴尬局面,而这种局面对任何人的进步都是有害的。你是否还在绞尽脑汁为举出一个“自我妨碍”的例子而苦恼?这就像画一个不可能三角形,任何从你口里说出来的单词都会被归纳到自我妨碍的例子中去,这是解释或者说是一种归因,远非真理,更不是科学。

从大众的角度看,似乎把一个口误归为认知方面启动的影响似乎并无特别之处,但是如果把口误作为对一件事情的期望大于另一件事情则会更好。为什么呢?因为后者是精神分析的起源吗?事实上,从口误这一点引申出梦境的相似性,然后追寻梦的原因,你会把心理分为两类,意识和潜意识。从这个角度讲,精神分析的全部精髓都可以如数家珍的被审视,而这一切都由一个论证的链条紧密连接。其瑕疵可能在于中间的几个假设,但是作为一整套结构,认知理论告诉你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但它只是一个孤立的点;而从自由联想出发,你得到的是一条线,反映人格特征的线。

精神分析和人格心理学,就好比技术和科学。精神分析是一套治疗精神病的理论,其本身是一个整体,不容许被打散、随便添加,删除。而如果把其关于人格的部分划归到人格心理学里面则必须通过实验,而实验就要打散理论,一个一个的寻求实证,再拼接起来。换句话说,前者相当于接地气的技术,后者类似于不着边际的科学。科学理论可以是扯淡的,比如:地球是从西红柿里面钻出来的,只要有足够的证据,但是技术必须是从实际出发的。科学可以通过其本身检验自己的合理性,比如1+1=2,而不需要和现实发生关系,但是技术需要从实际出发,医治好精神病人。对于自我诊断的心理学来讲,显然技术比科学更有用。

对于一个没有接受过科学训练的人来讲,精神分析更有趣味,更少的犯自证循环的错误,同时收效最大。我在读引论的两个月里曾经对自身做了分析,而这分析应该是本文的主题。但我认为佛洛依德在第一章中的声明很不错,他说,一个初学者,分析所借助的东西很少,之一是自身的经验。然而我讲的也很少,因为医生也只能够在诊室里和患者发生交流,而患者的事,势必是你们要自身体会才能知道的。在这里我是不能够拿出来公开说的。

我只能够用这些只言片语来怂恿在此方面想要有所收获的人通过精神分析的方法了解自我。毕竟,苏格拉底说出认识你自己这句话已经过去几千年了,这几千年的时间里,哲学家一直使用思辨的方法来认识自己。而且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现代心理学早已偷桃换李,抛弃思辨而转投到实证的怀抱。

搜索

    Post Direc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