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众,这不是你的选择

三人成虎 OR 众志成城——独立和圆滑的心理博弈,到底谁赢了?

想象一下,如果提早知道现在会下雨,你被淋湿并患上感冒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天气预报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它预测将要发生的天气事件,并给出预防性的建议措施。在一些情况下,人们会为自己做出的行为感到后悔。他们迫切需要的,就是预测心理事件的天气预报。心理学是一门基于实验的科学,它所研究的,恰恰是人的心理做出决策的一系列过程。就像心灵的X光机,情境的解构,有助于我们拨开繁杂的迷雾,看清楚社会事件的本质面目。

从众行为是近些年社会舆论的要点。在中国,各大媒体关于“跌倒的老人要不要扶”等话题讨论曾经引起了一场全国性的辩论。在这样一个情境下,大街上跌倒的老人遭受路人的无视。而从众,似乎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评头论足最合理的解释。

这是一个社会心理学领域的研究课题。人们由于他人或者想象中他人的看法来决定自己的行为。心理学家定义这种行为叫做从众。使用科学的办法,通过问卷和实验等实证的操作,心理学家可以像天气预报那样,做出一个重要的结论。这个结论会解决这样一个问题:面对这样一个情景,老人在路上摔倒,到底会不会有人扶?谁会扶?更进一步,政府或者相关单位可以通过一系列的行为措施来避免这样的道德冷漠。换句话说,我们可以通过从众心理的研究部分的控制一个尚未发生的行为,这无疑是令人激动的。

在你的激动还未消减之前,让我们认真的了解一些关于从众心理研究的结果。

从众行为发生的原因主要有二,第一是信息性社会的影响。简而言之,这种影响是我们想要得到正确信息的需求。如果一个人没有相关急救知识,没有医学博士的头衔,或者说缺乏被诈骗之后的申诉渠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称之为缺乏信息,或者说缺乏经验。缺乏信息的人难以估计自身行为的正确性,他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相信别人会知道的更多。如果他相信别人的行为更可信,换句话说,他把参照点建立在别人的行为之上,这个时候就发生了从众现象。

从众行为的第二个原因是规范性社会影响。这种社会影响主要关注的是人们希望被接受的需要。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枪打出头鸟。研究显示,中国被试具有更强的团体感。比起美国人,中国人更倾向于服从团体内部的规范,这就是规范性社会影响。在上述场景中,围观的人可以看作一个带有“事不关心,高高挂起”标签的团体。如果帮助老人,那么就背离了团体以及团体的规范。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会面临一种危险,就是被团体拒绝或者排斥的可能。这表现在如果表现不好事后可能遭受的闲言蜚语和人身攻击上。

在现实情境中,规范性社会影响占有较大的比重。针对从众的现象,心理学家提出了社会影响理论。这个理论有效的描绘出规范性社会影响的影响因素。社会影响理论认为,影响从众的因素有三点。第一是强度,第二是空间距离,第三是人数。如果倒下的老人是你过去的老师,或者邻居家的大妈,强度因素就会增加。空间距离越远,老人对路人造成的影响越小。而路人的数量越多,路人实施帮助的可能性也就不大。比如说,如果倒下的老人指着一个穿红色T恤,白色球鞋的少年,寻求帮助,在这种情况下,红衣少年提供帮助的可能性就变大。这是改变强度影响从众的一个例子。

这些研究看起来都让人沮丧,似乎对指导现实生活以及做出预测没有太大帮助。其实不然。勒庞是一个著名的社会学家,在他的畅销书《乌合之众》里详细的阐述了人在生活中是如何从众而又不自知,愚昧而令人痛心。诚然,社会学提出了这样一个现象,而心理学,则解释并回答了这个问题。如果你是《乌合之众》的读者,或者你不能理解超市抢盐的荒谬事件,凡此种种,从众的两个原因以及社会影响理论都可作为预测及解决之用。假如你是一名负责公司财务的白领。我们知道,领导召开会议的时候,从众是最有可能发生的。假如你对领导的看法有困惑,而大家都一味地保持沉默,这个时候可能就是你练习使用社会影响理论的最佳时刻。你可以通过回忆一些事实或者其他途径来摆脱那群闭口无言的团体的束缚,比如想象一下发言后可以得到别人更多的关注,更友善的态度,更多升职加薪的可能。

当然,从众也不一定是件坏事。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但早起的鸟儿也有可能首先成为猎人的目标。从众是一种稳妥的办法。但稳妥的办法可能并不是一个可以达到目标的好办法。

科学的方法是心理学发展的基础。科学,则必须在多个方面站得住脚。从亲社会行为的角度审视问题,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亲社会行为是人们帮助别人的过程。根据社会交换理论以及移情—利他理论,我们大概的把助人的原因分为两个维度。我们首先考虑一下社会交换的问题。这种情况下,人们会思考助人的成本与报酬。结合上述的第二个原因,规范性团体内部影响考虑一下,帮助老人打120的成本是有可能受到路人的嘲笑,而报酬是他人的敬慕和自身的快乐。在社会交换的动机下,助人就是为了使成本最小而收益最大。可以说,这种情境下的人们是为了消除自己的惭愧和不安而选择帮助别人。这种动机本身是自私的。

第二个维度是利他主义,人们纯粹为了帮助而帮助他人。想象一下为了救陌生人而牺牲掉生命的英雄,战场上奋勇杀敌的士兵,显然没有什么比潜在知道自己的动机成本是丢失性命更为重要。人们会置身于共同的事件所产生的情绪之中,叫做移情。在移情的动机下,人们会出于纯粹的助人动机帮助他人。这种动机是利他的,无私的。

真实的情境中这两个维度的因素都在起作用。可以说,助人行为在亲社会行为层面和利他主义正相关。利他主义的人格是比较稳定并且容易测量的。实际上,心理学家用亲密关系量表ESR测量成人的依恋特征,并根据特征预测利他行为发生的概率。人格是一个人相对稳定的特质,政府可以用这样的方法筛选一些特殊服务或特殊情况下需要亲社会动机的成员。

我们知道,助人和环境、性别、宗教以及居民流通性以及文化差异和个人差异都有关联。而针对这种关联进行实验显然是不切实际的。不可否认,真实情况受到很多因素影响。不仅是内部的人格特征,自身的利弊所持有的社会交换理论以及自身的信息和经验,即信息性社会影响也有关联。从外部来说,社会情境,规范性社会影响所持有的社会影响理论也起着重要的作用。

总之,大多数人关于从众的理解可能过于简单。事实上,我们发现,正如每一个社会现象的发生总有它的原因。不论是从这种行为的影响归因还是从人们的亲社会行为来讲,从众都是一个社会的正常功能。这种功能的目的在于保存我们自身不受危害。试想一下什么样的人最强壮?信息丰富的、可以操纵规范的人。如果缺乏变得强壮的特质,从众无疑是保存自身较为优秀的办法。在这个角度上,你的大脑,或者说几千年来人的本能,比理性更加聪明。试想一下时尚,人们对于美的看法,无一不是受到别人影响的产物。柏拉图说,离群索居者,不是哲学家就是野兽。我们总要依靠别人来生活,所以从众也就无可避免。

但是我们也知道,从众顶多就像襁褓,不能给予一个人施展拳脚的机会。襁褓的束缚,其实就是我们的这些意识,文化形态的约束。使用心理学的方法可以改变自我对于他人和情境的看法,从而打破束缚,实现个人价值。

现在也许你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三人成虎or 众志成城,到底哪一种才是真理?

独立和圆滑的博弈,可能是双方惨败,也有可能是共赢,这完全取决于你的看法和行动。

搜索

    Post Direc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