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蛋的移动互联

2016/12/08 长篇大论

刚把表递给荟四缝纫摊的阿姨,我才想起来,自己身上没有带现金。而这仅仅是我做出的一个小小的决定的小小的挫折的开始。

我决定过一个月的艰苦生活,在这一个月里,离开移动互联网——这意味着彻底摆脱手机。所以头等大事——就是把半个月前已经没电的石英表拿去修理。

这是本学期以来我第二次摸到100元的人民币,上一次还是八月份,交学费的时候往ATM机里存钱,我觉得这有一种警示意义,亲自把钱送到银行,看着机器把它吞下去。事实上,在这半年里我没少花钱,不过——当卖香蕉水果、修钟表自行车,甚至教育超市都开始支持在线支付的时候,谁有又有理由使用纸币呢?

我有,起码现在的我,有这样的理由。

作为一个未来的心理学家、咨询心理学家,我对人类工业社会以来身心发展不平衡抱有一种虚幻的责任感。科技是一把two-edged sword,所以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在这么多年的大刀阔斧的发展过程当中没有不小心剑割到自己。

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时代,昨天的我似乎就像这个青蛙,完全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没有一个关于当下的具体的描述性质的意识。

毕竟,如果别人可以呆在锅里,为什么我们不呢?如果水温不是一下子升高到难以接受的,为什么我们要抵抗这温水呢?更何况,似乎并没有一个标准,一个指数,让我们把过去的世界和未来的世界比较。

待续。

搜索

    Post Directory